衛星導航系統實驗室

Where we go, others can only follow.

Wicker Man = 柳條人

依據維基百科,Wicker Man (柳條人)是以柳條編成的一座巨型雕像,用於古代德魯伊信仰的獻祭儀式中。古代的高盧人會將人放置在一個以柳條織成的巨大雕像中,並將他們活活燒死以獻祭給他們的雷神塔拉尼斯(Taranis),這些人通常是犯罪者,但若是沒有犯罪者的話也會從一般平民中挑選出來。柳條人作為素材曾先後出現在兩部電影中,分別是1973年的異教徒和2006年的惡靈線索 (尼可拉斯凱吉主演,是說台灣把電影叫做惡靈線索根本不知所云,電影跟惡靈一點關係也沒有),其實2006年這一部就是改編1973年那一部電影,在這電影中係作為異教徒的獻祭儀式出現。另一個Wicker Man則是一個英國叫做Iron Maiden的樂團,在2000年發行的一首單曲。Iron Maiden是我很喜歡的一個樂團,從高中就開始聽他們的歌。後來有一段時間,主唱Bruce Dickinson以及吉他手Adrian Smith,離開樂團單飛,換了主唱之後,有一段時間感覺Iron Maiden似乎就要廢了。好消息是在2000年,Dickinson以及Smith同時回歸,然後也發行了回歸之後的第一張單曲,就是The Wicker Man,沒多久之後又發行了專輯Brave New World。從這張專輯之後,Iron Maiden又邁向了另一個高峰,2001年的Rock in Rio演唱會,現場甚至湧入了超過20萬的歌迷,我記得第一次聽到的The Wicker Man就是這個版本。那時候是在搭車回家的路上,那一段時間剛好工作上有些事情不太順利,心情有些低落。聽到這首歌中間副歌的部分,有一段"Your time will come, you time will come",那一瞬間,內心突然受到很大的鼓舞,因此也深深喜愛上了這首歌。這個就是我的柳條人的典故。


實驗室成員

碩士班二年級:胡清硯、鄒政諠、林家宏

碩士班一年級:周育嫻、謝豐旭、曹家榕、李昱慶、許馥軒、張歆侞

碩士班零年級:魏妙勳、張家維、張賽恩、崔珈瑄

資深鄉民:蔡宗銘